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和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和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2005年,公司被评上了一个全国性的奖,每个部门都得到一笔经费,这次人事部和我们质量部準备一起搞聚餐。闲话不说,在浦西的一家酒店,大家都很尽兴,酒也喝得很多,人事部实力差一点,所以慧也逼着喝了很多红酒。

我和慧都住在浦东,由我送她回家。我看她挺累了,一路也没怎幺说话,本来打算就送到楼下的,但她开了车门后,却站不起来,我只能付了车费,準备送她上楼。她已经站不稳了,我搂着她上楼梯,这时,脑子里开始冒出坏水,大好机会可不能放过。

我轻轻的用手指触碰着她的乳房侧面,奶子蛮大,弹性也不错,但也不敢过份,毕竟是同事,万一搞僵就尴尬了。到了门口,她从包里找出钥匙,但怎幺也插不準钥匙孔,我拿过钥匙,扎个马步,让她坐在我大腿上,一只手开门,另一只手勾着她,完全捂在她的大奶上了。

开好门后,我扶她到沙发上,她家里没人,儿子住校。我拧了条毛巾帮她擦脸,她好像没什幺反应。她穿着长裙,裙角压在屁股下,露出了整个大腿,我慢慢地把手伸过去,轻轻的摸着大腿,慢慢往她屄那里挖,只能隔着短裤丝袜摸着她的阴户。

她忽然动了一下,嘴巴里发出哼的一声,我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问她:「你没事吧?没事的话,我先回家了。」没想到她拉住我的手说:「不要回去,先陪我一会。」

我在她身边又坐下,她一下子往我身上靠了过来,一只手有意无意地压在我鸡巴边上。我有点受不住了,我想她肯定是给我暗示,于是顺势抚摸着她的背,越摸越重,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她的手在我大腿上也摩挲起来,这时我完全放心了,一个手直接开始捏她的奶子,她开始呻吟起来。我打开她衣服钮扣,她往后倒下去,把整个胸都呈现在我面前。我继续揉搓着两个丰满的奶子,把胸罩往上撩了起来,一下子扑上去,用嘴使劲地吸着两个又黑又大的奶头,她开始不行了,哼得越来越大声。

我嘴上继续吸着,两只手把她的连裤袜和短裤往下脱,她很配合,轻轻的抬起了屁股让我把她下身脱光。我的手指开始在她的腹股沟来回地摩擦着,但就是不碰她的屄,她难过得不行,嘴巴里「啊啊」的叫着,一只手伸过来捏住我的手往她的屄上按下去,好多水啊!

我用手指在她的洞里插着,偶尔磨几下她的小豆豆,她的反应好敏感,插洞时就哼哼着,一碰倒豆豆,就会「啊啊」的叫起来。

我早趁机把自己的裤子也脱去了,鸡巴翘得高高的,她手伸过来撸着我的鸡巴。弄了一会,她开始喊:「进来!进来!快进来!」我也就不客气了,把她腿放开一点,鸡巴狠狠地插了进去。好滑!她的水实在太多了,插起来毫不费力。

我把身体往上顶了一些,这样每次抽插都能磨到她的豆豆,她大声的叫着:「啊……舒服……啊……爽额……哦……硬额……」

总共才抽了没几下,她突然大叫着:「哦……快!快!快!哦……哦……再抽!抽……抽……」她整个身体都拱起来,嘴里「呃……」的一声闷哼,整个人又都软下去了。没想到那幺快就让她爽了一次,真的很有成就感诶!

我继续努力地耕耘着,她躺在那边不动,但能感觉到她在使劲地夹着我,屄里一收一放着,她收紧时,我就会抽得很快,那种快感太强烈了。大概又抽了五分钟左右,她开始又哼起来了,估计又开始觉得爽了。

我把她的两条大腿併拢,鸡巴从大腿中插进去,在她屄里快速摩擦着,她的屁股也用力地往上顶着,嘴巴又开始「哦……额……嗯……」的叫着,我知道她又要到了,所以也更卖力地抽着,我觉得我也快要爆发了。

我在她耳边开始叫起来:「哦……不行了……要出来了……哦……」她一听到我这幺说,一下子也「啊……啊……丢,我们一起丢,啊……不要停,快……快……」的叫起来。随着她又「呃……」的一声,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屄里射了出来。

爽过之后,都有点累了,毕竟都喝了不少酒。简单地擦了一下,我们两个赤裸的身体抱在了一起。她靠在我肚子上,我的手就握着他的奶子,说实话,这奶子还是真不错的。

我们休息了一会,经过这次大战,酒是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但我们还是不说话,彼此想着各自的心事。我有点担心,害怕万一她缠上我的话就麻烦了。对于像她这样的熟女我是梦寐以求的,我从没想过和自己的老妈干这种事,心里更多的是尊重吧,但脑子里总挥不去要一个大我好多的女人。

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了,和熟女做爱真是很爽。她们会调节自己的身体,她们懂得如何让自己获得快感,她们甚至能引导你,让你觉得自己收放自如;她们很容易高潮,让男人很有成就感,满足了男人的征服慾……思绪越走越远,不知不觉,小弟弟又开始有点反应。

她忽然抬起头,在我鸡巴上拍了一下,笑着说:「到底还是小伙子嘛!我要洗洗了,下面还在出水。」我还以为她睡着了呢,原来她一直看着我的小弟弟。

她站起来进了浴室,只听到水「哗哗」的响着。差不多该回家了吧,今天也没和家里打过招呼。她会留我吗?我要留下吗?……

她差不多洗好了,叫我说:「你也过来洗洗吧!」下面黏乎乎的,是要洗一下。我进了浴室,她用浴巾裹着,在吹头髮,我从后面抱着她,从镜子里色色的看着她。

「看什幺看!小色鬼,不嫌我老啊?一不小心被你骗掉了。」

「切,明明是你骗我吧!你根本就没醉,以为我不知道啊?」

她转过身掐我:「臭小子,吃了我豆腐,还要气我!」

我一把紧紧地抱住她,轻轻一扯,浴巾掉了下去。四目对望,我说:「你真漂亮!」

「瞎说,那幺大年纪还漂亮什幺啊!」

「你很有味道,很浓的女人味,我喜欢。」说着,我吻着她的额头,把她的脸慢慢抬起,我们热烈地激吻着,她的舌头好软,而且感觉她嘴巴里好烫。她很兴奋,搂着我的头颈,拼命地吸着,舌头互相用力地舔着,尽情地享受着……

不知吻了多久,舌头都觉得酸了,我们终于鬆开,「好久没这样打Kiss了,上次和老公打Kiss是什幺时候都想不起来了,好像孩子懂事后,我老公就没亲过我,只有在做的时候才会亲我几下。」

「呵呵,我也是啊!我老婆老让我亲她,但我真的没兴趣。」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这样,在外面花天酒地,就不肯对老婆好一点。你还是先洗吧,你今天回家吗?」

「你捨得放我走吗?」

「臭家伙,又来这套!」

「哈哈……不说了,不说了。」

我逃进了淋浴房,水沖刷着皮肤,感觉很清爽。今天还是不回家了吧,待会再好好爽爽。

从浴室出去,她躺在床上看着杂誌,房间里放着莫里埃的轻音乐。

「你回去吗?」

「不回啦,怎幺忍心让你独守空房呢!」

她笑了起来:「怎幺以前没觉得你嘴巴那幺甜嘛!你睡觉要睡衣吗?」

「不用,我在家里都是裸睡的。」我钻进他的被窝,好暖和啊!我像小孩一样,靠在她的臂弯里,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她就这样看着我,轻轻的捋着我的头髮。

她还是光着身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我又开始想要了,我捏着她的乳房,用嘴吸她的奶头,她又开始哼起来:「哦……再重点,吸得重一点,哦……对,就这样,嗯……」

我把手放到她下面,她下面又完全湿透了,好多黏黏的水。我润滑了一下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慢慢地磨着,她越哼越大声了。我嘴上更加用劲地吸,手指一下子加快了摩擦的频率,她「啊……」的一声,一下子併拢大腿,屁股往上抬起,配合着我的抽插。

忽然,她一下子拉开我的手:「不要,我不想这样好,我们慢慢来。」她坐了起来,一下子撩开被子,手伸向我的鸡巴,我的小弟弟早就硬得不行了。她轻轻的套弄着,我闭着眼静静享受,忽然下面一热,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上下很快的含弄着,可以感觉她的舌头不停地在我龟头上转圈,她好棒,头上下套的那幺快,竟然还能配合舌头,看来和她老公经常练哦!

她一口一口含得越来越深,似乎每下都插到她喉咙里面。哇塞!好爽,我老婆从来不行的,我一插深,我老婆就会噁心,她没感觉?

「哦……好爽!哦……你……好厉害……」我忍不住呻吟起来,真的很爽,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哦……好爽……」

口交很爽,但我以前从来没口交射过,我老婆怎幺弄,我都不会射,但今天怎幺了?真的好爽,我要撑不住了:「哦……不行了,停一下,我要不行了……哦……」

她根本没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更快地含弄我的鸡巴,「哦……鸡巴头好烫,哦……不行了,哦……呃……」我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全伸到她的嘴巴里,射到了她的喉咙里。好爽!这种感觉决不亚于射在屄里。

她还在继续地吸,而且吸得很用力,鸡巴已经软了,但被她用嘴拉得好长,尿道管里的精液也全被她吸得乾乾净净。哦,天哪!我好难受,哦……不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太难受了。

她抬起头,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巴,但没吐出什幺,她全吃了!

她躺过来靠在我的肩膀上,笑着看着我:「爽吗?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稍微帮你弄弄,你就迸不住喽!」

「真的很爽,我以前从没这样过,我爱死你了。你不怕我过会硬不起啊?」

「你也有嘴啊!硬不起就用嘴嘛!」

「没问题,我现在就让你爽一下。」

其实,我蛮喜欢用嘴帮女人口交,只要屄乾净,我喜欢那种近距离闻那股骚骚的味道:而且还可以仔细地观察屄的样子,每个屄都不一样,各有特色。

我慢慢爬到她大腿中间,分开她的大腿,房间里光线很好,我可以清楚地看清她屄的样子。他的屄比我想像中清爽很多,颜色不是很深,毛也不多,只有薄薄的一层。她屄已经流了好多水,看上去油光滑亮的。

我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就在大腿内侧和大阴唇来回地舔弄。我绕着屄慢慢地舔了一圈,她显然受不住刺激了,屁股左右摇摆着,就想把豆豆凑到我舌头上去,但我总是避开不碰。

这样吊了她一会,我的舌头伸到屄中间,挑开她的阴唇,她洞口的肉好嫩,粉红色的,我把舌头伸到最长,慢慢地往洞里塞。她「哦……」的一声,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舌头每次伸进去,再往上一捲,把整个洞口都拨开了。

她的水很多,略微有点鹹鹹的,但没有任何异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我开始越插越快,舌头捲起时,偶尔会碰到她的小豆豆,她受用得不行,嘴里也越喊越大声,估计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喊:「舔我豆豆啊!好难过,快舔我豆豆,我屄痒得不行了……」

我索性不插进去了,用嘴吸着她的小阴唇,轻轻地拉起,含在嘴里,再用舌头磨。慢慢地,我又开始舔她的大腿内侧,不碰她的屄,她索性把手伸过来,用手指扣着自己的豆豆,不断地抖动着它。原来女人是这样手淫的啊!虽然以前也猜到,但第一次真正的见到。

她三个手指捂着自己的小豆豆,快速地抖动着手。我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自己弄,嘴轻轻地放在了她阴毛上,慢慢地往下亲,一点点向小豆豆靠近,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她叫的声音越来越响,屁股也慢慢地抬起来。

但我故意跳过小豆豆,在小豆豆下面一点点的地方,舌头以最快的速度抖动着,她屁股又拼命地往下沉,但小豆豆还是没能碰到我的舌头。

「臭家伙,不要这样啊!我要……快!我要啊……」她知道我在耍她了。

我嘴巴往上一抬,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用力把豆豆往嘴里吸,「啊……哦……舒服……臭瘪三,弄得我好舒服啊……」她立即欢畅地叫了起来。

豆豆含在嘴巴里,我快速的用舌头扫着,「啵!」我一下子鬆开豆豆,直接用舌头用力地舔着。她的水已经流到屁眼了,我用手指轻轻的在她屁眼口磨着、轻轻的在屁眼口插着,嘴上也好不放鬆,继续快速地磨着她的豆豆。

「啊……」她忽然紧紧抓住我的手,屁股用力地向上顶着,不停地往上挺。我知道她要丢了,嘴巴再次把她的豆豆吸起来,我也夸张的哼着,用力地磨着,手指往她的屁眼里快速地抽插。

「啊……啊……额……」她屁股越挺越慢,慢慢就没有了动作,我仔细地看着她的屄,一股晶莹的骚水流了下来。她闭着眼,脸色绯红,还在不停地喘息,大奶子一起一伏,她看上去真美!

我爬到她身边,轻轻含着她的乳头。我也已经很累了,就这样挨靠着她的肩膀,含着她的奶子睡觉,她轻轻的吻着我的额头。渐渐地,我们进入了梦乡……

那天以后,我们两个人基本每週都会找出时间来约会,一般都是在她家里。在她那里,不用担心有人打扰,可以尽情地做爱,尽情地淫蕩。

每次到她家后,我们都会脱光衣服,有时看片子,有时上些黄色网页。我被她调教得越来越出色,状态最好的一次,我们足足干了四十五分钟。但说实话,时间过长,我感觉反而不爽,到最后快感已经不强烈,只是机械性地抽插,想办法让自己快点射掉而已。

而她却非常享受,她高潮来得特别快,有时看片子时,我吸着她的奶子,手指不痛不痒地摸着她的豆豆,她都能迅速达到高潮。所以,我们每次做爱,她都会有二到三次高潮,但不可否认,这极大的激发了我的自信,也让我不可自拔地陷入了她的温柔乡里。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确实非常缠绵,但我们也非常明确的说过,我们不会影响到彼此的家庭。等她老公回来,我们就分手,让这段回忆都埋藏在各自的心里,让它成为我们生命中最闪亮的瞬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们交往已差不多半年多了,她老公也即将回国,她儿子放假了,搬回家住了。那天天气很热,我们在一家茶室的包厢内,我们心里很明白,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约会。那天的气氛很差,我们坐在那里,沉默了好久……

「James,我想……我想谢谢你,这半年我很开心,如果没有你陪我的话,我不知道怎幺渡过那幺长时间。」慧终于先打破了沉默。

「傻瓜,我也很开心啊!你不要这样,还没分手,就先让我感觉陌生了。」

慧苦笑了一下,我们又恢复了沉默。

「走,跟我走。」我不想再这样尴尬的坐下去,叫了买单后,带着她到了旁边的一家宾馆内。

这是我们第二次在她家以外的地方约会。前一次是公司组织旅游,我们一起报名到了桂林。在阳朔的那晚,其他几个同事都去看映像《刘三姐》去了,我们找了一个藉口开溜,躲在她房里偷欢,但那次很不爽,因为就她一个女的,所以她和导游一起睡。

本来我们算计着他们差不多要三个小时才能回来,但没想到我们的导游把那些同事託给了另一个导游,她直接準备回来休息了。导游回来时,我们已经洗好了澡,慧正在用出色的口技帮我吹箫。钥匙卡在慧那里,导游以为我们在外面泡吧,所以直接让服务员过来开门了。幸好我们比较谨慎,还栓上了防盗链,否则这下可就糗大了。

忽然听到有人开门,我们一下子慌了手脚。导游一看栓着防盗链,连忙打招呼:「啊,你在里面啊?不好意思,我以为你还没回来。」

慧反应挺快,马上说:「哦,我在洗澡。你先到大堂等一下,我洗好了后叫你。」导游应该也算见多识广吧,她也明白了现在不方便进房间,「没事没事,我先到下面聊会天,你不用急。」说着,导游就下了楼。

我们已经完全没了兴緻,小弟弟也早就回到了六点半。穿好衣服后,慧打开门观察了一下,我就溜了出去。后来那晚,我们就在阳朔的洋人街上泡了一晚的吧。从那次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在外面做过。

今天这个宾馆很不错,是个準四星的酒店,一路上到房间都很安静,几乎看不到什幺人。进了房间后,我一下子抱住了她,我们热烈地拥吻着,舌头在彼此的口腔中尽情地绞着,口水也完全的交融在了一起。

慧很陶醉,经过那幺久,我觉得慧非常喜欢我吻她,每次她都会闭着眼尽情地享受,非常的投入。不知过了多久,我们鬆开了,「还是先洗一下吧,今天太热了。」慧慢慢地脱掉衣服,她的身材是那种小巧型的,可能是因为我老婆比较高大,所以我心里一直比较倾慕于这种娇小型的女人。

慧的腹部略微有些赘肉,毕竟已经是42岁的女人了,但只有她弯下腰或坐着的时候才能看到,平时站着或躺着时,一点也看不出。最可贵的是她的那对大奶,应该说和我老婆差不多,但长在她这样一个娇小的身躯上,更显得傲人和丰满。

她屁股很圆,而且有点往后凸凸的,这种屁股的女人一看就很会做。不知从什幺时候,我开始关注起女人的屁股来,曾经听人说过,十几岁的小伙子看女人的脸蛋,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关注女人的胸部,三十以上后女人的屁股最能勾起男人的性慾。我觉得不能算完全对,但也确实有一些道理。

我静静地欣赏着慧的身体,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看,我想把她每一个细节都深深的刻到脑子里去。

「过来一起洗吗?」慧打断了我的思绪,「哦!」我站起身来也很快的脱了衣服。慧已经调好水温,我们站在浴缸里,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口,我轻轻的抱着她,我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由水沖刷着我们的身体。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倒了点沐浴露帮慧抹着背,她也帮我洗着,她的乳房很柔软,在我身上轻轻的蹭着。慧蹲下去,用很多泡泡揉着我的小弟弟,轻轻的翻开包皮,帮我洗着龟头上的每一个角落。

我的鸡巴早已昂首敬礼了,慧继续帮我洗着,洗得很慢,眼睛始终看着我的小弟弟,眼神中流露出那种又爱又怜的感觉。我知道她也非常珍惜这一次,她不愿放手,就好像一放开,这就不再属于她了。

我把慧扶起来,再次把她抱在了怀里,慧一下子哭起来,我轻轻的拍着她:「别哭了,它永远是你的,只要你想它了,它随时会回到你身边。」慧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抱着慧走出浴室,轻轻把她放在床上:「让我们再尽情地享受一次吧!」我吸住她的奶头,一只手用力地揉搓着另一只乳房。我吸得很用力,我知道慧喜欢我这样。她开始呻吟起来,我慢慢地往下吻去,她的腹部用力地收紧着,屁股微微抬起,阴户撅得很高,我闻到了她屄的味道,很淡,更多的被沐浴露的味道遮盖了。

我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啊……」刚才的愁绪一扫而光,只剩下无尽的快感。她说过,她很喜欢我帮她舔屄,她说我口交时很认真,非常的细緻,而且能掌握好节奏,该慢的时候很慢,让她能真切地感受到每一次舔弄的快感;当快感渐渐强烈时,我也会渐渐地加快节奏;在要爆发前,我又会放慢节奏,让她的快感一点点积累在那里,她会有一种长时间处于高潮状态但不崩溃的感觉,当我再次猛烈的刺激时,她的快感会宣洩得淋漓尽緻。

这次也是这样,不过,我在她爆发前迅速地把鸡巴狠狠刺入她的阴道,然后快速抽插。慧用力地用手扣住我的屁股,拼命的往下按,嘴巴大声的叫着:「丢了……」她大口的呼着气,身体一颤一颤,有点像在抽搐。

我减缓了抽插的节奏,让她稍微的缓了一会。慧慢慢地睁开眼睛,微笑着看着我,拉下我的头,吻了我一下,轻轻说:「我来。」我翻身仰躺着,慧坐到我的身上,扶着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她上下跳着,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里一进一出。慧很卖力地跳着,用力揉搓着自己的乳房,闭着眼,嘴巴「额、额」的叫着,我扶着她的屁股帮她,这样她可以省力一点。

跳了一会,她改成了前后运动,手撑在我的身旁,这样她毕竟省力吧,她的奶子前后晃动着,我轻轻揉搓着她的奶头。她每下动作都很用力,我知道她是想让我舒服,这个动作是慧最不拿手的动作,每次这样来,她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很累。但这次她坚持了很久,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慧已经香汗淋漓了。

我快不行了,「等一下,我们换个姿势。」我还不想射,我们换了一个后入式,慧前身向上抬起,我用力地捏着她的乳房,她很陶醉,昂着头,大声的宣洩着。为了控制自己的感觉,我抽得比较慢,慧迎合着我的节奏,一下一下跳着。

我把慧放下去,她趴着,这样我可以插得更深。我一边插着屄,一边用手指磨着她的屁眼,那里很湿,我很顺利地滑入了一节手指,慧不让我玩她后门的,一节手指已经是极限,插得再深她就会喊痛,所以那里变成了我嚮往的地方。

『今天不弄就没机会了。』我脑子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我轻声的说:「让我插后面好吗?」慧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很兴奋,拔出鸡巴对準了她的后门。

「你慢点啊!」

「我知道。」我可不想让她受苦,我用龟头在屁眼口磨着,非常缓慢的往里插,龟头进去了,但慧好像有点不适应,叫了一声。

「放鬆点,不要紧张,越紧张会越痛。」

我并不急于插入,用手按摩着她的臀部肌肉,让她慢慢放鬆下来。我又试探着往里插,「哦,不行……还是痛,让我躺下来。」慧扑在床上,平躺着:「再试试。」

她真会想办法啊!这样躺着,她的肌肉就可以完全放鬆了。我掰开她屁股,将鸡巴对準了她的屁眼,但角度总是不对,老是滑到旁边。慧反过她的手握着我的鸡巴,对準了她的屁眼,我慢慢地往下沉,又进去了。

我一点点往里插,哇!好紧,小弟弟从来没有受到过那幺大的阻力,好爽!我不急于全根插入,小幅度地抽插着,不知不觉中,小弟弟已经全根没入了她的屁眼里,真的好爽,鸡巴被紧紧地裹着。

「还好吗?」

「嗯。」慧还是有点紧张。

我缓缓地抽送起来,能够感觉洞口越来越鬆了,现在插起来已经一点都不费力,我渐渐越抽越快,每一下都狠狠地撞到她的屁股上,「哦……嗯……」慧开始呻吟起来,她的快感也上来了?

我扶起她的屁股,让她趴着,我现在非常用力,非常猛的抽插。她也越来越爽,叫得越来越大声:「啊……爽……哦……抽……插死我……哦∼∼」慧已经完全享受到插后面的快乐了。我知道她一旦体会到了快感,就差不多要丢了,于是我加快了频率,更用力地抽着。

「啊……吊住了,又吊住了,爽!爽!爽……」她和着我抽插的速度,大声的叫着爽。和她做爱,她经常会「吊住」,就是整个人一直处于高潮状态,最长的大概有一分多钟吧!

我不知道其他女人有没有这种感觉,我老婆肯定没有。慧说以前也没有这种感觉,丢了就丢了,但这样吊住很爽,就是那种已经到了高潮但还要抽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丢掉。所以每次「吊住」后,她都会很累,整个人处于虚脱、昏厥的状态。

被她这样一叫,我一下子也迸不住了,快感越来越强烈了。慧用她的手抠着自己的豆豆,「啊……啊……啊……」她终于释放了自己。在此同时,我在她的屁眼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慧躺在我的怀里,我们谁也没说什幺,我静静的抽着烟。

时间过得真快,差不多5点了。

「我要回去给儿子烧饭了。」慧轻轻的说。

「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吗?你老公不会知道的。」

「不行,这段日子我这样,我到现在还不能原谅自己。其实每次做完后,我都会有点恨自己,但见到你,我就无法控制自己了。他回来了,我不能再这样对他。」

「难道我们真的这样结束了?」我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一直觉得她老公回来并不会影响我们在一起。

「你让我体会到了从没有过的快乐,能和你在一起,我不后悔。我不会忘记你的。」慧已经泪流满面了。她吻了我一下,就起身準备穿衣服,我想拉她,但没能拉到。

我静静地看着她,但她在我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我偷偷抹掉眼泪,继续望着她……

「我要走了。」慧伸出手想摸我,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但我不敢说什幺,我怕我会嚎啕大哭。我只是一遍遍地吻着她的手,我已经看不见什幺,只听到慧也在小声的抽泣着。

慧慢慢地抽出了手,走到门口,她转过身:「不要忘了我,我爱你……」

【完】

*** *** *** *** ***

后记:

我和慧分手后,经过了一段尴尬期,因为我真的不想影响到她的生活。我有种感觉,如果我坚持约她,我们还是能偶尔在一起,但既然说好了,那我还是会遵守我们的约定。

我们差不多有几个月没怎幺说话,都是刻意地避开对方,但我们能清楚地感受到彼此的爱意。

在她生日的那天,我买了一条项链,趁她边上没人的时候,我给了她。她很开心,我问她最近还好吗?她说也就这样,孩子那幺大了,再说老公对她还是蛮体贴的。我说:「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现在,我和慧已经能坦然地面对对方了,我们再也没有提起那段令人销魂的日子。和同事们一起活动时,也能自然的开着玩笑。

过去了,真的过去了,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吧!

我和慧分手已经两年了,非常怀念与她在一起那种快乐的感觉,其实内心还是希望能在此结交一位45岁左右的女性,因为我觉得和这个年龄的女性做爱,是最快乐、最和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