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弄巧成拙的报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弄巧成拙的报复

      

几年前当我还在某家医疗单位服务的时候,由于工作上的需要,经常必须跟开刀房的护理同仁合作,慢慢的也逐渐的跟这些护理人员熟悉起来。这其中当然有面貌比较姣好的护士小姐,因为开刀房的工作通常是相当冗长且无聊的,因此医护人员之间的黄色笑话是源源不断地流传在开刀房里面,这或许是一般人对护士小姐的看法通常是比较负面而且是比较不公平的。

这其中我跟一位叫媛媛的护士很谈得来,我也时常开她的玩笑,见多识广的媛媛顶多是杏眼一瞪,也不以为杵。由于彼此之间都存有好感,所有在开刀房的角落,我经常握握她的小手、抱抱她的小腰,在没有人的场合,我也经常开玩笑的邀她同房,她充其量只是捶打我几下罢了。

我之所以会如此,那是我认为她们护士小姐都是比较开得起玩笑,却从来也没认真过。过不久我就离职了,后来辗转得知媛媛嫁给一位医师,这本是一件人人称羡的美好姻缘,怎奈世事难料,就在一次无意间的邂逅得知,媛媛她过得很不快乐!

经过细细详谈之后,才知道她的名医老公有特殊的性癖好。在我不断的追问之下,原来她老公不喜欢夫妻之间单纯的性行为,他喜欢两女一男的3P,更变态的是,她老公喜欢看媛媛跟其他的女性性伴侣性交!要如此才会激发起他的性欲。这下子我可是听得目瞪口呆,怎幺这幺高知识水準的人会如此变态?!

聆听到此,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美豔的她裸体与别的女人性交的想像,内心莫名激动起来更为媛媛扼腕叫屈。我质问她为何不抗议拒绝?她告诉我:当一个医生太太,不是一般人想像的快乐,尤其是当太太的她的娘家不是家势显赫的有钱人时。同时为了多方的顾忌,包含她老公显赫的家族面子,尤其是一心渴望想当上单位主管的他,离婚一事是绝无可能的!

当她用艰涩的字眼描述出她所受的折磨痛苦时,我对她的怜恤与不忍竟然产生了奇怪的情愫,不过当她知道我的反应时却很理性地表示,她不想妨碍我的家庭,而且现在一心只想报复她的老公。

谈着谈着,她竟然要求我帮她报复她老公,而且她的报复方式也是有够变态的:她要我当着她老公的面前姦淫她,要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这可是玩火的玩意儿,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她要我慢慢考虑再给她消息,在留下联络方法后就各自离去了。

当晚我一夜难眠,看着身旁早已入睡的妻子慧如,我竟然开始一连串荒唐的幻想……

我彷佛看到慧如突然起身去开启房门,随后牵着一个俊美帅气的男子,她引领他来到我的床前,他们对我含蓄的点头招呼,然后那男人开始对慧如的全身爱抚。

慧如面向我,双手撑着床沿,露出白皙的乳沟,一双清澈的眼眸春意无限地看着我。而那男人则隔着睡衣大胆地抚握着慧如的乳房,接着他更猛然掀起慧如的睡衣,将原本握住慧如乳房的手移转到慧如的内裤上,一手隔着内裤抚摸着她裤裆内的神秘部位,一手由后面裤头探入内裤里面,然后两手终于在慧如的内裤底部会合而且不断地搓揉搅动。而我的慧如——贤淑保守的老婆,此刻的脸庞呈现出美丽的扭曲……

我的紧张与醋劲逼出了我一身热汗,我潜藏的荒谬淫欲却使得我的阳具如昂首吐信的眼镜蛇!

那男人缓缓地把慧如的内裤扯下到膝盖,然后我的慧如张口淫叫:「喔!」显然她已经被那男人侵入了!我想不透,我为什幺不去阻止他们?为什幺还一直注视着慧如的脸庞,而且还一直期待慧如能出现更欢愉的表情?

就在男人猛烈的冲撞之后,慧如更转过头,张口含住他的阳具,迎接他的喷射……我发现我也射精了,不是,是梦遗了!

突然,我想起了我皮夹中媛媛的连络电话!

隔天一早,媛媛在电话中听完我梦中的叙述之后,我听得出来,她的语调是呈现喘急而且是起伏不定的,原本急于报复的激烈语调也转变为娇柔,甚至有些妩媚了。而原本就对于媛媛有所好感的我,也开始有所期待了!

三天后我依约依时来到媛媛给我的一个位址,我想应该就是她的家吧!在我按了多次门铃之后,终于看到她神情紧张的来开门,她的衣着淩乱,嘴唇鲜红,好似长吻之的摩擦或是吸吮后的红痕。

她略微畴躇的要我在门口等一下后,转身又再扣上门,我不解是何因故?数分之后,大门缓缓敞开,但是令我讶异的是,走出门口的并不是媛媛,而是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妇女!她的脸孔五官用皮包遮掩,所以我没看清楚。在她快速离去后,我也大概知道这房子里之前正发生了些什幺事。

稍后,媛媛的手伸出门外将我给拉了进去,里面的光线是黯淡的,我无法分辨有哪些摆设,就被带入了楼上的房间。进房之后我看到媛媛口中的名医丈夫正下体赤裸的半斜躺在床底下,他的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我,并伸出摇晃的手指着不知所措的我问媛媛:「他是谁?」岂料媛媛回答他:「要你管!」

我问媛媛是怎幺回事?她流着眼泪说:「他刚刚又逼我玩变态的3P!」

我问:「那他又怎幺了?」(他有些神情恍惚)

媛媛说,她之前到他诊所拿了7•5Mg的IMOVANE Zopiclone(重剂量的镇定剂,吃一颗会令人迷糊嗜睡,吃两颗就太重了),掺入他的葡萄酒里面,让他边品尝美酒,边欣赏媛媛跟刚刚出去的女人做同性恋般的性交。刚刚他兴奋够了,现在药性大概在发作了吧?

这时我很诧异地看到媛媛一脚踹向她快要昏睡过去老公的身上,她老公发出一声惨叫,她死命地摇晃她老公说:「睡什幺睡?你……你这个低级乱伦变态!来啊!来啊!来看你老婆被别人干!被一个真正的男人姦淫啊!你看啊!」然后在她老公面前狂放地吻着我的唇,还故意吻得「滋滋」有声的。

虽然原本我是很心虚的,毕竟要我到我认识的老朋友家里,还要在她老公的面前跟她……实在是很难适应这种状况。说真的,在一时之间也真的激不起什幺欲望。

我抱着媛媛说:「先冷静一下,不要激动,妳确定还要继续下去?」

她倒是很笃定的说:「你来都来了,到底要不要配合嘛?要不要嘛?」说着说着,眼泪又来了!

我心疼的安抚她:「好,好,好,不要这样,我配合!我配合!」

她这时跪了下来,解开我的腰带、扯下了我的裤子,然后把脸埋在我的重点部位左右摩擦,我觉得她是在用我的内裤在擦拭她的眼泪,不过这一擦却唤醒了我潜在的欲望。

我转过头看着她老公,发觉他正瞪大眼睛看着他老婆的举动!而媛媛也正瞪着他!

媛媛更对她老公说:「你看人家多行!多棒!我衣服都还没脱呢,他的『懒叫』已经硬得快撑破裤子了!看到没?哼!我还要脱衣服给他看呢!」

媛媛可是真的铁了心,边说边做,她站了起来,就在两个男人之前一件一件开始脱去她的衣裳。她脱下了她的睡衣外罩,让我看到了她的睡衣,那是一件红色的短睡衣,由于质地很透明,可以轻易地看到她里面是一套情趣内衣裤。

她要我坐下,然后就在我和她老公面前,隔着睡衣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又摸着朦胧中隐约可见的乌黑阴毛。随后,她又掀起了自己的短睡衣,还像脱衣舞娘般扭摆着她的身躯,虽有做作之意,却因没有职业性的孰练,反而更显现其质朴纯美的一面。虽说她是本着报复她老公的心态,但我则开始享受着眼前的一场美不胜收的脱衣秀。

就在掀衣扭身之际,她缓缓地坐上了我的大腿,用她饱满的双乳摩擦着我的鼻子。她的乳房所释放出的体香,跟我老婆慧如是完全不一样的强烈,不知不觉之中,我张口去轻咬她睡衣里的乳头。

我的手不自觉地环抱着她的臀部、抚抓着她那坚实饱满的屁股,我发觉在我口中的两粒葡萄早已经变成两颗樱桃。而她跨坐在我大腿上的屁股则很夸张的前后摩擦着,磨着磨着,她的裤裆早就已经湿滑滑的一片了!

这时媛媛杏眼怒瞪的看着她老公,更开口叽讽的问她老公说:「嗨!死变态的,你看到了没有?我的『鸡掰』被他磨得湿答答的,好爽喔!你要不要也来磨磨看啊?」这时她老公还是张着一双大眼睛,失神地看着他老婆所展现的媚态。

然后她就起身走进浴室里,门也没关,她大声的说:「你要注意看喔!我要脱裤子给他看喔!我还要洗澡给他看喽!」我看着她边扭摆着诱人的身躯,边褪下红色的短睡衣,露出用细绳般的质料所构成的性感内衣。我发现这套内衣裤根本只是一套装饰品罢了,因为她根本是有穿等于没穿一样!不该看到的三点却都可以清楚地看到。

就在我怀着既紧张又期待的心情等着她脱光这火辣的亵衣裤时,我的潜意识里却又将眼前的媛媛幻化成我老婆慧如!为什幺?我也不知道!更奇怪的是,我感觉我的慧如所展现的肢体动作,并不是为我而来,而是让媛媛的老公看似的!我想我是产生幻觉了。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我不知道该不该让眼前的情况继续下去,对于该不该让慧如(或媛媛)继续脱掉最后剩下的内衣裤?我发觉我是吝啬的,我并不希望有人看到慧如的裸体,但是却热切地期待慧如能更将她淫蕩妩媚的一面显现出来!我想知道,别的男人是不是也像我一般的热爱我老婆的裸体?

我转头看看媛媛她老公,他吃力地撑着他的身躯,将头靠着床垫以免不支倒地,而他颓然下垂的阴茎已见延长了一些,但是仍然抬不起头来!

媛媛她挑衅式的说:「老公∼∼我要脱衣服给他看喔!不要吃醋喔!」

媛媛突然将她的胸罩给拉下来,甚至于连胸罩的扣子都没开,就直接给扯下来了。她就这幺将胸罩从胸部到腰部,再从腰部沿着臀部拉下到大腿后就扯落到脚踝,然后一脚将内裤给踢开。

接着双手由下往上抓着她那对34C的乳房说:「你们看!这叫奶子,好看吧?不只你们男生爱看,有的女生更爱看喔!」

媛媛说:「Tony你过来!」我不知所措地来到媛媛身前,她却一把将她的一只乳房塞在我的嘴巴里,还对着她老公说:「死变态你看!他跟你一样,很喜欢吸女人乳头,不过人家吸的是女人,不像你到现在还在吸你老妈的乳头!」

(事到如今,我终于对他们这对夫妻的问题有了概略的轮廓了!)

媛媛说:「你看,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喜欢摸我的『鸡掰』。我叫他口交给你看!」她说完就把我的头压入她多毛且滑润柔软的下体里。

媛媛说:「你看!你宁可找别的女人来让我们互舔『鸡掰』,就是不肯舔我的。你看!人家Tony多会舔!你看!你看!」

媛媛又说:「你不喜欢干我,那又为什幺要娶我?你不喜欢干我也就算了,干嘛又叫女人来干我?死变态!呜∼∼呜∼∼」她哭着说:「你为什幺要这样对我?呜∼∼呜∼∼你今天要仔细看,你不喜欢干的女人,偏偏就有人很喜欢操!Tony,脱我的内裤,给他哈死!」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很複杂,由于三个人的立场与出发点可能都不一致,我仍持续地处于荒唐的幻想中——我当着外人面前吸吮着我妻慧如的乳头,而她所呈现出的淫态,给我带来了前所未见的刺激。

我发现我很喜欢这种方式,于是我脱下了媛媛(或慧如)的内裤,她则伸手入我的内裤,握着我的阴茎。

媛媛又恨恨的说:「你喜欢和你妈妈洗澡,却不愿跟我洗,到底是为什幺?你愿意乖乖的让你妈妈洗你的『懒叫』,却偏偏不让我碰它!我恨你们这对变态的母子!Tony,来!我们一起洗澡给他看看。」接着浴室里就上演了一出奇怪的鸳鸯浴。

媛媛故意将我的阴茎洗得特别殷勤,还一直提醒她老公说:「看啊!人家的『懒叫』多幺棒!好大!好硬喔!」媛媛则不断地在我耳边细声提点,要我做出种种的动作去配合她。我当然乐得照办,因为我的羞涩、礼貌早就消失殆尽了!

媛媛让我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涂抹了许多沐浴乳,而她则是主动地牵引着我的双手,在她凹凸有致的躯体上四处游移。就在我摸尽她全身的同时,媛媛却是相当配合地扭动着她的身体,并且很夸张的朝她老公露出淫蕩的表情。

事实上,在我深入地摸过了她的阴部之后,我才大略感觉到她并不是真的性奋,因为她的阴部除了沐浴乳之外,并没有女人在性欲高涨、淫水充斥时的那种滑腻感,也就是说,她真的只是在装给她老公看,充其量也只是要刺激她老公而已!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我的阴茎却昂首的高挺着!在这之前,我总以为这只是一齣戏而已,我多少对自己的举动会有所拘束。嗳!男人就是贱!我体内的欲望正不断地上升着,再加上我之前一直将媛媛幻化成我妻慧如,所以在种种矛盾与欲望的交相冲击之下,我反而展现出异常高亢的性欲,尤其是当着别人的老公面前!

逐渐地我开始主动了,我不再顺着媛媛的支配而动作,就在我将她身上的沐浴乳泡沫沖乾净之后,我开始跪下来抱住她的屁股,将我的脸埋在她茂盛的阴毛丛里,鼻尖摩擦着她的阴蒂,我湿热诡诈的舌头不断舔着她致命的部位。

我手中抱着的是一捧「软玉温香」,从我双手上传来的讯息告诉我:「你不要乱来,适可而止!因为她开始扭捏,开始退缩了。」但是更明显而强烈的讯息却告诉我:「快!快!……」

我转头看着她的老公,他正吃惊地看着眼前这对男女在互相爱抚,喔!不,应该是说他很意外地看着她的老婆让别的男人吸吮着阴部!而且他老婆一手抚抓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按压着男人的头,还抬起一只脚,让那男人的舌头更能轻易地舔入他老婆的阴道!

终于她站不住了,我抱着浑身湿润的媛媛来到床上,开始舔去她身体上的水珠,从脸庞、颈项、肩膀、乳房、肚脐眼、杂乱的阴毛、修长的大腿……然后是一根接着一根的脚趾!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忍受这种折磨而还能紧并她的大腿。为了要教导眼前这个搞错方向的男人,我把床上的媛媛翻转过来,面向她老公,让她翘起屁股来像狗一样的趴着,我则朝着她的肛门细心的舔着,就像舔我的慧如一样!

这时我看不到媛媛脸上的表情,我只看到她肛门的括约肌强烈且持续规律的收缩着,更看到她老公带着疑问的表情,更努力趋前来看我是怎幺样舔他老婆的肛门的。而媛媛原先是像狗一样的趴着,现在她则是上半身全贴在床铺上了。

等我舔够了,我很自然地展现出我动物的本能,就要将硬挺的阳具插入她那温暖湿润的洞穴时,她的医师老公却急切地调整视线去看着他老婆的脸。我还是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我却可以看到她的医师老公的表情与动作。

我想我看到的不只是医师看诊时的专注,是一种好奇式的专注。而他那不是很「雄壮」的阳具,此刻已经清醒了!就在我进入她阴道的一剎那间,我是尽可能将媛媛幻化成慧如。在我一插入媛媛体内时,便听到他们夫妻俩不约而同的惊叫声,女的叫声是「呦∼∼」,男的声音则是:「啊∼∼呀!」

这时我看到媛媛她双手紧抓着床单,散乱且下垂的头髮正随着我的抽插而前后摇曳着。这种摇曳也带动她老公的头左右晃动着,他的头之所以会左右晃动,是因为他一下要看自己老婆的性器是怎幺样的可以让阴茎抽插?另一方面他更好奇的是,他老婆在让她的阴道接受男人的抽插时,脸部是什幺表情?

而我自己则是身处于:公开的通姦行为、偷情的快感与3P的刺激……等等複杂的淫秽情境,而这样子的複杂情境更加剧了我的性行为与性能力!这是我跟慧如做爱时所没有的感觉。

我感到包覆着我阴茎的洞穴正急遽地缩放而抽搐着,接着有水库洩洪般的淫液沖刷着我的男根。她来高潮了!我也想!但是我不想射在她里面,这算是我对慧如的一种负责吧?!

所以我将我的阳具移到媛媛的嘴前,将她不想品尝沾有她阴道内分泌体液味道的阴茎而紧闭的嘴巴给掰开,不过她只张口含住一下子,我就倾巢而出了!她含不下大量的精液,所以有相当多数量的精液意外造成了颜射。

在我们都高潮之后,我将媛媛的屁股推向她老公,终于她老公也能成功地插入了她!我也目睹了眼前一出夫妻活春宫秀。不过……当我正沉醉于激情后的慵懒,我也仔细地品味着眼前种种怪异的性交方式。

除了短暂的阴茎插入性交外,他卷起媛媛的秀髮,缠绕在他的阴茎上,然后要求媛媛整个含入嘴巴里面口交,接着他还将他脚上的大姆指插入她的阴道,最后他在笔筒里抓起一把笔往媛媛的阴道里塞,然后再将他的阴茎轻易地插入媛媛因高潮而湿漉漉的肛门。

接下来,随着阴茎的推送,媛媛阴道里的笔也一支支的掉下。而最让我侧目的并不是他在媛媛的肛门里射精,而是他射精时泪流满面地嘶吼着:「妈咪!妈咪!!妈咪!!!妈咪!!!!」

这时我才体会到媛媛所受的痛苦。其实肉体的淩虐或许可以忍受,但是精神上的变态,尤其是人伦的失序更是致命的打击!我不知道我这幺做对不对?有没有帮助到媛媛什幺?但是基本上,我算是分担了她内心的痛苦,这种可能连自己的父母都无法倾诉的苦。

事后我没有再跟媛媛联络,事实上是连我也无法接受这种极度的变态!我甚至还因此有了一段时间的假性阳痿。在跟慧如性交时突然不举,反而需要藉由偷窥慧如洗澡才能勃起,进而入浴室如强姦似的侵犯她,不知情的慧如还以为是我在製造情趣而享受着。

经常有人开玩笑的问我:「你们学医的人,死的活的都几乎看遍了,还会对女人有欲望吗?」我通常只是笑而不回应……